1
of 1
1
of 1

【假如穿上我的鞋3】媽媽的祈禱

August 19, 2018

由香港人出版贊助的新書《假如穿上我的鞋》,是兒童癌病基金28年來沿路的癌症病童、家長、義工及捐助者最真實的故事。書中訪問了13個不同年紀的癌症小朋友及家長,與他們細談抗癌路上的苦與樂。mameshare編輯部將會一連五個星期日作出轉載,以下為書中部份內容節錄:

 

《媽媽的祈禱 陳翱》


稱得上奇蹟的,即是說一些異於尋常、令人無法理解的現象。如患血癌的陳翱(Oscar),當醫生宣布這位小朋友的臍帶血移植骨髓治療失敗,情況令人憂慮,這個時候,他竟然自體長出健康的骨髓,自己親手把癌細胞打垮了,醫學上這是極為罕的情況。


確診患上血癌

2013年的暑假,Oscar只得十歲,他獲台灣的朋友招待留宿一周,雖然出發前已有些微發燒,但仍掩不住興奮的心情。


從台灣回來後,一向好動的Oscar變得對甚麼都不起勁,經常喊累,到九月開學要升讀小六了,他連走路都覺得乏力,加上早前斷斷續續的發燒,陳媽媽就主動要求醫生抽血檢驗,誰不知早上抽血,傍晚醫生來電表示報告出現不尋常的現象,白血球、紅血球和血小板等血球的指數近乎零。醫生怕耽誤了時間,索性把報告傳真給他們,叮囑他們盡快到醫院作詳細檢查。


陳媽媽不敢怠慢,當晚就帶Oscar趕往私家醫院求診,怎知醫院床位都爆滿了,急得她如熱鍋上的螞蟻,好不容易找到有床位的醫院,醫生看過了報告,直接寫了轉介信給他們去瑪麗醫院。


漏夜住進瑪麗醫院,Oscar已即晚做了好幾個檢查,翌日一早七時許,陳媽媽接獲醫生電話請他們盡快到醫院,趕到病房,人呢?怎麼連人帶床都不見了,當堂被嚇一跳,原來Oscar的血球指數極低,容易受感染,所以安排了他轉到獨立病房。


抽驗骨髓後,醫生證實Oscar患的是急性淋巴細胞性白血病。在聽取醫生講解時,Oscar主動向醫生發問了兩條問題:「我是否患上血癌?」、「療程是否會令我的頭髮甩掉?」Oscar得知患上血癌,沒有甚麼恐懼表現,畢竟當時只得十歲,他只從電視資訊得知是個重病,治療會甩掉頭髮,其他的都不太清楚。至於媽媽,腦海裏只不斷出現「為何會是他?」、「究竟接下來要做些甚麼?」、「一路下來會如何?」、「他會不會就這樣走了?」……心痛、徬徨、不安等等負面情緒,令她心情直插谷底。


轉到兒童癌症病房,環顧四周,看見鄰床是一個呆坐無語的少年,另一個智力已出現問題,還有一個已不能走路了。親睹癌症殺傷力,大家都心頭一沉,Oscar將會變成怎樣?想到這裏,陳媽媽壓抑的情緒已堵不住了,含淚衝出病房,她需要冷靜一下,剩下父子二人默默地在床邊整理入院的用品。


一波接着一波

Oscar的病情已列為「中危」,預計化療療程大概要年半時間。但Oscar的治療過程並不順利,由於化療藥的藥性猛,他每次注入藥物後都出現肚痛,主診和外科醫生估計可能盲腸穿了,要馬上開刀施手術,療程剛開始了一星期便發生事故,真是一波未停一波又起。


傍晚六時推入手術室,預計三小時的手術,到半夜二時仍未完成,究竟發生了甚麼岔子?Oscar父母在手術室外既焦急又慌張,度秒如年,但可以做的,只有半步不離的等候。


半夜三時多,Oscar手術終於完成,被推進觀察病房,手術時間延長,原來是因為醫生採用微創手術,但一直無法確知Oscar出事的真實狀況,所以最後決定改用傳統開刀方法,去切除他的盲腸。


好不容易捱到第一期化療療程接近完成,醫生為他檢測骨髓的情況,指Oscar的化療未見起色,病情已升至「高危」,必須盡快換骨髓續命。「高危?即是怎樣?如果找不到合適的骨髓怎辦?」陳媽媽緊張地追問醫生,醫生也只可無奈地說,沒有人能知道,倒不如勇往直前。


他們馬上召集家人齊齊做基因配對測試,可惜,陳媽媽和女兒的骨髓完全不脗合,只有陳爸爸稍為脗合,但仍未合乎標準。


陳爸爸在某大專院校任職,學院學生在網上發起呼籲,並在12月的平安夜及元旦前夕在學校舉辦臍帶血配對活動,沒想到有幾百師生、朋友踴躍參與,紅十字會帶來的抽血用具都不敷應用,可惜,幾百人中仍無一合適。


這個時候,醫生告之剛巧找到合適的臍帶血代替骨髓,一個來自香港,一個來自台灣,醫生認為台灣的臍帶血似乎比較理想,臍帶血有了,但瑪麗醫院可進行骨髓移植的房只有三間,排期最快要等到4月份。


不要聽壞消息

這漫長的三個多月,Oscar慶幸捱得過去。移植的日子將近,醫院覆檢台灣的臍帶血時,認為與香港的配對差不多,倒不如用香港的臍帶血,雖然只有50-60%配對脗合,但錯過了不知何時才有機會,所以還是決定如期進行。


Oscar入住無菌狀態的骨髓移植房,移植過程其實很快,不過他要留在房內,等候新植入的臍帶血內的幹細胞靜靜起革命。


一天、二天、三天,有些人會開始有反應,但Oscar沒有。又再等四天、五天……十天,沒有排斥也沒有起作用,他的血球指數仍然是近乎零。


到第二十多天,又再次抽取Oscar的骨髓檢驗血球指數仍沒有進展,醫生進來跟陳媽媽說:「今次移植臍帶血失敗了!」陳媽媽聽到這個消息近乎崩潰,向醫生示意:「不要再說下去,不要讓我兒子聽到這個壞消息。」


有病友家長知道此事後,說Oscar住進這一間移植房很不吉利,進去的人大多是失敗的,建議陳媽媽向醫生要求轉房,「用不吉利來做轉房理由,真的很難啓齒。」向來不信「迷信」之事的陳媽媽,在無計可施下,本想硬着頭皮向醫生提出,後來因另一房間已被人入住而把說話吞回去。


奇蹟終於出現

甚麼都做不到了!已走絕路嗎?陳媽媽的心情非常失落,剛巧遇見CCF小鹿姑娘,她主要負責照顧病童家長的需要,陳媽媽雖然不是教徒,但這一刻幾近絕望,她希望小鹿姑娘可與自己一起祈禱,她們坐在後樓梯做了一個很長的禱告,盼望奇蹟出現,兩人最終都哭成淚人。


如是者又過了三天,Oscar的血球指數,神奇地突然有微微上升,曙光出現了,陳媽媽終可舒一口氣,到五月尾的時候,Oscar的指數不再捧蛋了。醫生說,臍帶血移植骨髓起不了作用,但是Oscar的身體製造了新的健康骨髓出來,新骨髓的幹細胞為他重新建立一個健康的免疫系統,這情況很罕見的,但醫學上亦有先例。


出院後,Oscar雖然仍要定期回醫院覆診,但他由一個生命受癌魔威脅的小朋友,能夠自我復原,如今生活已回到正軌,並能重返校園。奇蹟,的確出現了。哪怕天色不常藍,請相信,明天會更好。

 

Oscar透過文字將內心感受說出來:「任何事也總有光明的一面,我已經在那光明中了,努力地走向未來了!」

 

《假如穿上我的鞋》
出版社:香港人出版
作者:黃翠雯、李綺雯、鄭永燊
售價:$100(本書零售所得將全數捐予兒童癌病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