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假如穿上我的鞋】一念天堂

August 8, 2018

由香港人出版贊助的新書《假如穿上我的鞋》,是兒童癌病基金28年來沿路的癌症病童、家長、義工及捐助者最真實的故事。書中訪問了13個不同年紀的癌症小朋友及家長,與他們細談抗癌路上的苦與樂。mameshare編輯部將會一連五個星期日作出轉載,以下為書中部份內容節錄:

 

《一念天堂 君孝》


君孝在十一歲時確診患上腦癌,熬過電療、化療、開腦手術,征服了癌症,卻被心魔糾纏。手術的後遺症導致他左邊手腳的肌肉痙攣,他長期以長袖衫褲遮蔽自己的殘缺,卻遮蓋不了一顆自卑的心,抑鬱症亦隨之而來。他如何走出霧霾?如何成為香港傷殘羽毛球隊隊員?原來全因一位同學的一句說話,令他頭上的燈泡亮了起來,一念天堂,就從地獄折返,踏出新天地。


回憶起十一歲時患上腦癌要接受各種療程,君孝只是淡然地道:「其實說真的,化療的確很辛苦,由於當時我仍然接受舊式的化療藥,有很多副作用,如容易疲倦、破唇、沒胃口進食,還會嘔吐!胃空空可以吐出甚麼來呢?是白泡、黃膽水,有時還會弄傷胃,真的像電視劇一樣,可以吐出整碗血來。」


醫院中所有癌症小朋友都因為太辛苦而哭過,唯獨君孝從沒有流過半滴淚、沒有抱怨過,嘔吐完還可以對身邊的人傻笑着說:「嘻嘻嘻!我沒有事喎!」


君孝就是永遠帶着微笑,他的「獨特」令整間病房的醫生、護士、病友和家長也認識這個不哭的少年。原來不哭的背後另有原因:「我得到這個病,其實背後有很多人為我操心,見到醫生和護士很盡力的幫助我,媽媽要照顧弟妹,仍堅持每日來醫院探望我,我想,即使我甚麼都不能做,但可以開開心心過每一天,至少不讓身邊的人擔心呢!」

 

沒有真心朋友

這個表面樂天的開心果,內心卻隱藏着悲觀,出院後重返校園,重新接觸外面的世界,因為身體的殘障,他把自己的心困於孤島上,患上了抑鬱症。


「完成療程出院後,我返回學校升讀中一,因為當初很遲才發現腦內的腫瘤,所以有些神經線已被壓壞,左邊手腳出現肌肉痙攣,行起路來也是怪怪的,再加上頭髮甩掉要戴帽返學,有些老師和同學會用奇怪的眼光望着我。」


一年一年的讀上去,君孝在這間學校的朋友不多,應該說沒有一個可以真心傾訴的朋友才對,與同學相處出問題,成績又追不上,加上他很在意自己身體的殘障,會經常穿着長袖衫掩飾,漸漸地鑽了牛角尖而患上抑鬱症。


直至有一日,在學校踢完足球,一位不太熟絡的同學按捺不住就點醒了他。「他對我說,我們從來都沒有歧視你,我們一早當你是普通人看待,如常地一起玩,莫非因為你曾經有病而所有人都要遷就你嗎?」

 

心念開始轉變

就是這段話令君孝當頭棒喝,「那一刻感覺很奇怪,好像突然間明白了一直糾結在心頭的問題,明白同學不喜歡跟我玩的原因,原來之前因為自己身體的問題,覺得同學要遷就我是必然的,自己對人沒甚麼禮貌,亦從來沒有感激別人的付出。」


今日君孝能夠開懷面對,他很感激在身邊出現的天使們:「他們鼓勵我,陪我一起度過難關,令我知道自己不是這個世界上最慘的人,我已擁有很多別人沒有的東西,很多社工和醫生對我好好,尤其是家人,媽媽給予我很大的耐性, 一直支持我,我還應該抱怨甚麼呢?」


君孝發現當他的心念開始轉變,愈懂得感恩和放開懷抱,就發覺愈來愈多好人在身邊出現,人也愈來愈開心,變得愈來愈積極。


「就好像我做運動一樣,當初有一位老師發覺我的平衡力比較差,他叫我嘗試跑長跑,一開始時我不夠氣,只要勇於嘗試,慢慢就會進步,你猜不猜到,我還參加過十公里的馬拉松比賽,而且成為香港殘奧運動會的運動員呢!」

 

(圖)君孝鼓勵其他癌症病患者說:「一個人的快樂不是取決於你擁有多少,而是取決於你的想法。」

 

《假如穿上我的鞋》

出版社:香港人出版
作者:黃翠雯、 李綺雯、鄭永燊
售價:$100(本書零售所得將全數捐予兒童癌病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