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獨家】吳崇欣—懲罰

July 9, 2018

在假期旅遊當中,施用懲罰是情非得以的方法吧!可是,爸爸向女兒提出了「今晚沒甜品吃」,媽媽也只好跟爸爸同一陣線執行。


事情是很普通的,兩個孩子累了吵鬧要抱,但抱著上樓梯實在太重了,求不得時二人吵鬧了很久。在媽媽想趁機和女兒Time in來個靜觀呼吸的練習時,爸爸便發出了「今晚沒甜品吃」的懲罰。結果,媽媽心裡難受了好久,因為今晚的甜品是我們一起在「芝士蛋糕工廠」精挑細選的芝士蛋糕啊!媽媽多麼想跟孩子一起分享呢!可是,爸爸金口已開,收不回了。如果媽媽反口,爸爸以後教養便會有困難。


於是,媽媽不斷想補救方法和爸爸討論:「可以讓女兒做一點甚麼補救事情,讓她也能吃甜品嗎?」「可以邀請她一起討論,媽媽很想跟她一起享用甜品,但她現在被罰了,我們來想想有甚麼兩全其美的方法嗎?」想了老半天,都想不到更平衡的方法,可以更巧妙地執行這個已出的懲罰,又沒影響爸爸的權威。最後爸爸提出,那麼我們都明天才吃蛋糕好了。但媽媽不服氣啊!這個懲罰明明是給女兒的,怎麼結果爸媽都要陪著一起受罰呢?


結果,心情複雜地,媽媽按時拿出了飯後甜品和爸爸分享。我以為,女兒會大吵大鬧的。我以為,女兒會很難受地看著我們吃甜品的。我以為,女兒會流點眼淚的。


怎料,她一副很明白的模樣說:「我知道我今天大吵了,今晚我不能吃甜品,那麼我明天可以吃嗎?」「可以呀,你選的蛋糕就等你明白才吃吧!」我一邊慢慢用叉子取蛋糕,一邊偷望女兒,滿有內疚感的,忍不住說:「媽媽都很想跟你一起享受啊……」心裡其實在咒罵爸爸。「不打緊,你吃吧!我明天就可以吃了!」女兒邊說邊把手放在媽媽肩上。媽媽心想,甚麼?怎麼現在反過來由你安慰我呢? 好像受懲罰的人是我似的!「媽媽,我餵你吃好嗎?」女兒竟拿來叉子要餵媽媽,媽媽免為其難地吃了一口,拒絕讓她再餵,怎料她眼光光地在我身邊瞪著我吃,還問我:「好吃嗎?」一點都沒有酸葡萄的樣子。媽媽覺得這個懲罰的其實是媽媽啊!


「媽媽你快點吃啊!」「為甚麼?」「因為我想看見很多蛋糕吃進你的肚子裡。」「那樣你會很開心嗎?」「會啊!」她甜甜地笑,然後說:「媽媽我愛你。」還來親吻媽媽。天啊!媽媽對爸爸施展不合時的懲罰的怒火都消了。雖然我知道女兒對延遲滿足(delay gratification)很在行,但對於面臨這樣「人家可以吃但自己沒得吃心愛的甜品」的懲罰,她的表現還是讓我大吃一驚。媽媽心想自己大概是小看了女兒了。雖然爸爸給出懲罰時頗生氣的,但幸好爸爸平日跟孩子很親密,孩子明白懲罰是針對行為,而不是收回愛,那麼「今晚沒甜品吃」是可以忍耐的,而且,女兒竟還能同理媽媽嗜甜的快樂呢!


然後,女兒跟爸爸陷入了一場爭辯:「我明天一早可以吃蛋糕了嗎?」「不能,早餐不吃甜的蛋糕的呀。」爸爸說。「中午吧!」「為甚麼我們早餐可以吃蜜糖但不能吃蛋糕?」她記起了我們有時會用蜜糖塗麵包吃。「……」弟弟突然哭著要吃蛋糕(當然沒人期望弟弟能夠不吵鬧),這時女兒說:「而且我不想弟弟哭,所以我想明天早上吃蛋糕。」然後古惑地笑笑。爸爸沒答應,但很滿意地看著媽媽笑了,似是很欣賞女兒能想到的理由。席上的叔叔說了:「她很利害啊!」想不到一次挺「掃興」的懲罰,讓媽媽對女兒的辯才大開眼界呢!

  

--------------------


作者:吳崇欣,註冊臨床心理學家兼靜觀導師,香港大學臨床心理學碩士。兩子之母,私人執業好能平衝在專業與家庭中的多重身份。網址:https://cpbeatriceng.wixsite.com/mindfully

更多吳崇欣專欄:http://bit.ly/2xqUG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