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最袖珍的大禮物

May 4, 2018


初生孩兒,大人都愛搶進懷中親一親、抱一抱。「我試過跟親友分享女兒的可愛照片,他們見女兒全身插滿喉,拋下一句『好恐怖、好得人驚』,聽到我心痛。他們不會明白,這句說話對我們有多大的傷害。」Quenna的女兒晴晴是早產嬰,出生時僅23周4天,重550克。這個約一磅的生命,很輕,也很重。

 

撰文:楊可悠
攝錄:Chris Wong


回憶起當年生產前後的過程,Quenna(黃雪芬)仍忍不住淚流。她說在陀B兩個月時曾見紅召白車入院,醫生指BB仍有心跳,著她回家休息繼續養胎。她心裡不安,再找中醫調理身子,同時找私家醫生定時檢查,一切正常,才放下心來。誰料,同年6月的大搬屋翌日,BB早產。


絕望到想放棄


那一刻,她還以為自己吃錯東西,「竟將作動的陣痛誤作腸胃不適,還等老公放工陪我去醫院。」不料醫院的護士告知,孩子即將降生。「像是晴天霹靂,好慌張,全部都不是自己計劃之內的事。」不同的醫生走來說,在香港出世的孩子有一條24周的分水嶺:24周以下醫生可不作搶救,直至嬰兒自行停止呼吸。「聽完,好驚……」Quenna腦中一片空白:「為甚麼會不救她?不也是一條生命嗎?醫生不是應該拯救生命嗎?為甚麼有這一條界線?……」兒科醫生還提及早產嬰的後遺症,可能影響智力或未來發展,但是,要新手媽媽一次過接受排山倒海的「事實」,沉重得讓人窒息。

 

早產的晴晴沒法投入媽媽溫暖的懷抱,剛到埗即被安排往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睡進保溫箱。「醫生給我看了一眼晴晴,她小得像個小水樽,也像初生的貓兒,皮膚也不如我們皮膚的顏色。」女兒努力地學習呼吸、堅強地對抗疾病,那段日子Quenna寢食難安,度日如年,心情像過山車大起大跌,最怕是收到醫院來電。她說最差時期是醫護人員著她不能觸碰BB、不要跟BB說話,因為她動一下手指頭也會有生命危險。媽媽絕望到想過放棄,讓女兒脫離痛苦,「後來很快想通了,希望陪晴晴一齊跨過難關,讓她有機會走出去,用眼睛看一看外面的美好世界。」

(圖)晴晴剛出生的時候,體型小得像個水樽,這已經是一個月後的插喉照片。


把自己藏起來


錯過了迎接新生命的喜悅,錯過了黃金的坐月期,錯過了與親友同樂的百日宴,Quenna說:「曾經有段時間把自己收藏起來,不想和別人分享,不想自己的正念和意志被打沉,也不想自己的孩子被歧視。」早產的孩子做錯什麼?媽媽為什麼要承受錐心的痛楚?Quenna需要的不過是一個精神的支持,「最感恩是有一位基督徒朋友,當知道晴晴左手血管阻塞、手指有機會壞死時,她為我們向主許了一個願,祈求衪顯一個神蹟,醫治好晴晴的手指和所有問題。」


守得雲開的今天,2歲10個月的晴晴已跟一個足月降生的孩子無異,重12.5公斤,高95cm。看著她在公園蹦蹦跳跳、拋波吹泡泡,Quenna釋放出往事,療癒了悲傷。曾從事生死教育工作的她在去年的「流產父母不獲領回24周以下死胎」事件後,使命感令其組成「小BB安息關注小組」,聯署向政府為流產胎兒爭取合符人道的「安居之所」。


曾經接過上天送來的最袖珍的大禮物,曾經徹徹底底地輸在起跑線上的Quenna,幽幽說道:「如果要我送一個祝福給孩子,很簡單:身體健康!早產嬰一出生就住進保溫箱,長期缺乏安全感;只要抱著女兒,讓她聽回母體熟悉的心跳,聞到母親熟悉的味道,她就會感到很安全、很快樂。」

(圖)四個半月後晴晴終於出院,那天剛好是Quenna丈夫的生日正日。

 

(圖)一家人的支持十分重要,嫲嫲(右一)在等待晴晴出院期間,專誠走去上陪月課程方便照顧孫女。

 

(圖)今天的晴晴長得高大且漂亮,不過媽媽說晴晴本身底子較弱,容易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