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獨家】陳麒尹醫生—依心,不能直說

April 16, 2018

第三十三回


捱過了一整個寒冷的冬天,轉瞬間已春節在望。這一個年度的下雪不算多,總共下了八、九場雪,不過對我們來說已經是很多了。還記得頭一兩次下雪時就非常興奮,又剛巧碰上聖誕節,真是一個名正言順的「白色聖誕」。但是到了靠近春節前的大雪紛飛場面,卻又令我們深感不便,尤其是要帶着小公主在又濕又凍又滑的街頭搶的士的時候。那個時候,在北京的出租車司機揀客拒載的情況是特別嚴重的。


第一次在香港以外過春節,特別是身處於首都北京,我們一家一直期盼着濃濃的過節氣氛。「才不是呢!春节时候的北京是座活死城!」老高説着。他是來自內蒙古呼和浩特的好兄弟。「在春节来到前,很多人肯定要跑掉了!其实赶春运比过节可能更有气氛。」「別掃興好嗎?我十分憧憬這邊的節日氣氛呢!北京春節時的廟會好像是十分有名的,不是嗎?」「还行,不过庙会通常都是会拥挤得水泄不通,带着小孩去要小心点。」老高提醒着。「真的希望今天的门诊可以快点看完,因为需要时间去准备回老家的东西。快要忙死了!」老高今天顯得特別的不耐煩。


可惜,往往就是這樣弄人,在你心情最差的那天,跑來一個最複雜的病人。而且,還要是不講理由的。都只怪天意。這次的主人翁,就正是內蒙的老高,與及從吉林遠道而來的小晨。小晨是個年輕的女孩,大約二十歲出頭,打扮得相當前衛,髮型服飾與及首飾等都是極時尚的配搭。最搶眼的,卻是她一抹藍藍的口紅,和閃閃藍的手指甲。還有她頭髮端的藍highlight。總之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好像是網絡紅人一樣似的。


我起初像在發白日夢般坐在診症室的一旁,並不留意老高與小晨之間的對話,只知道她應該患有很棘手的先天性心臟病,今天回來隨訪。坦白說,就算我如何地努力,以他們對談的速度加上帶着濃厚鄉音的普通話,我仍然是丁點也沒有聽明白。漸漸地我又繼續遊魂,想着如何去過年、在北京怎麼辦年貨、冇利是封要不要淘寶等等。忽然,一直在診症室中央的醫生和病人竟然口角起來,聲浪愈來愈大之餘,情況也有愈演愈烈之勢!


「你这话是啥意思?什么事我不能生孩子?我这头回去就是要结婚,你说我不能生孩子?天呀!怎么要对我不公平……」小晨有點崩潰了。老高,這內蒙大漢還追着說:「我告诉你,听清楚点,不是你的生育能力不正常,而是你的心脏情况受不了怀孕的挑战,肯定会死的!」這刻連坐在一角的旁觀者也感到不安,更何況是小晨呢?她不發一語,只是不停哭着,便逕自離開了診症室。老高也當然不高興。


「這又何必呢?」我首先開口。「我又没错!你没看到呗?她是紫绀性的先心病,全身蓝蓝没氧份,要生孩子肯定不行!」老高仍未平伏過來。「我也明白,以她的情況,不但不要隨便懷孕,反而更要積極爭取避孕呢!但是,這樣敏感的話題,還是應該先聽過她的憂慮,再評估她能否一次過接受這不爭的事實。我相當同意這課題是必要談及的,而且要她小心謹慎地配合。就是如此,更應多了解她的整體狀況,以策萬全。」「这不现实,哪有这么多时间去慢慢了解。该说便说,要说便说!」老高還是忿忿不平的嚷著。「還是算罷!我們回更衣室洗個澡吧!你肯定要冷靜一下。」我推着這內蒙大漢離開這裏,免得他繼續為這事件而煩惱。


最後,在冼澡的時候,我對他說了一句話,希望他也可以明白箇中的微妙道理:「依心,有時也不能直說。」

 

-----------------

作者:陳麒尹醫生:香港大學心臟科名譽助理教授,陳醫生在2003年於港大醫學院畢業,繼而加入公立醫院內科部,接受內科及心臟科培訓。二零一零年考取專科資格後,便全面投身導管介入治療及通波仔的工作,並且成為24小時緊急通波仔團隊的骨幹成員。此外,陳醫生亦有志於治療有心臟毛病的高危孕婦與及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