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黃金花》真人版余大俠:自閉兒是我人生導師

April 13, 2018

新片《黃金花》講述撫養患有自閉症孩子的故事,擔任電影顧問的余潤成(余大俠)提供了真實家庭的生活例子。他的大兒子靖海有特殊教育需要,「我在古派家庭觀念下長大,所以當年辭工全職照顧靖海。」因為他覺得,沒有東西比父子情珍貴。

 

撰文:Fion Au
攝影:Chris Wong

 

《黃金花》中的自閉兒光仔,電影參照原型正是靖海。在靖海一歲半左右,余大俠已察覺其行為異常,猶記得有天回家打開門,四隻小狗朝余大俠吠叫跑去,但靖海卻全神貫注地看電視,對周圍環境毫不理睬。後來余大俠與太太四出找尋資料,綜合囝囝的行為疑似自閉症,但到健康院檢查,醫生的敏感度不高,一直拖拉到約三歲半,終獲轉介做評估,至五歲才入讀特殊幼兒中心。余大俠坦言:「等待的過程艱辛,但當聽到醫生評估靖海患有自閉與中度智障,我們反而鬆一口氣,因為知道囝囝有甚麼病。」

 

24小時全職照顧靖海的日常生活,余大俠協助他沖涼、吃飯,解決大小二便。最初被囝囝抓致渾身受傷,雙手滿是傷痕,更試過傷腰致不能下床,或是扭傷腳睇跌打,但他從沒怨言。「靖海從小由媽媽照顧,以前媽媽叫他,他會先鎚我一下再入廚房,似是把我當成玩具。他打我的話我從不還手,會選擇閃躲,狠鬥狠非父子的相處之道。惟有一次我按著他的心口推至牆邊,舉起拳頭想鎚下去,閃過打他至死才停手,不過當我舉起拳頭便忽然清醒了,害怕他日後會學我舉手打人。」

 

流下感動男兒淚

 

照顧特殊小朋友需要時間與心血,是辛苦卻也是甜。余大俠說:「全職照顧他到第四、五年,有一日在升降機內他忽然主動伸手牽着我,這是從未試過的。那一刻我知道他當我是爸爸,覺得自己血壓向上升,興奮到出現窒息的感覺,甚至不期然感動落淚。當升降機門打開,保安問我甚麼事,我邊喊邊說:『囝囝拖我。』那種感覺永世難忘,即使相隔多年,現在想起也覺得很正。」

 

靖海的出現,也使余大俠的視野、想法有所改變。「我經常說他是我的人生導師,令我比以前更細心、好脾氣,戒掉性急,戒說粗言穢語,好比一顆鏍絲被磨圓。 為人父母,要懂得調控自己的情緒,不要在子女面前失控,避免孩子有樣學樣發脾氣。 」 

 

湊仔湊到臭為止

 

靖海今年已經16歲,就讀特殊學校。對於將來, 余大俠直言「伴屍可能是我們的出路。」因為想克盡父母的責任,很多有自閉症子女的家長也想過自己會「湊仔湊到臭為止」,即是自己身死至傳出臭味才由鄰居揭發。「即使是生病也不敢入院,因為我們不放心把子女送到院舍。」

 

付出所有時間、心力、金錢照顧兒子,值得嗎?余大俠毫不猶豫地回答:「只要能扣緊父子情,做任何事也值得。我們沒有參與爸爸媽媽課程,沒有領牌,當結完婚生了小朋友,無論孩子有事或正常,都是隨着他的成長再教導他、引導他。沒有事情讓自己放棄令囝囝繼續進步,就算是學懂拍波、打羽毛球,一件小事情已教我們快樂不已。」

 

(圖)余大俠分享,每次設一個合理目標予兒子完成,會慢慢建立他的自信心。(受訪者提供)

(圖)余大俠坦言,政府應該作帶頭角色,教育公眾認識自閉症、罕見病等。(受訪者提供)

(圖)余大俠希望透過電影《黃金花》讓外界對特殊需要兒童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