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獨家】陳麒尹醫生—有朋自遠方來

March 12, 2018

第二十八回

 

在北京過冬,其實挺辛苦的。我有一件事情從來都不明白,真的一直以來都不明白,到底下雪的天氣有什麼值得吸引的地方?為什麼身邊的同事們每到冬天極寒冷的月份就爭先恐後地去「搶假」,然後浩浩盪盪的去北海道或歐洲滑雪?我只知道,毫無疑問的知道,我超級不喜歡《風雪中的北平》。不但在中學讀書時期已不甚喜愛這篇文章,現在更不高興自己正在親身體驗這種苦況……「風真大,我這時又逆著風向走,走上了三步,倒退了兩步,這可沒有法了……」


風大、雪厚、天陰。在十二月裏,連續不少天都要在這樣的天氣下生活。北京的冬天很陰沉,天空很灰,地上很灰,內心也灰。此外,還有冷暖兩難的局面。因為雖然京城裏的室內地方都有供暖系統,但是外出忽冷、入屋忽熱的模式卻令我這個在「醫院溫室」內長大的「香港大夫」吃盡了苦,無所適從,心情很不濟。


所以,每次打開手機都不自覺地望望手機上的月曆,然後每次都很懊惱地問問自己,要幾時才可以捱過這悲壯的寒冬?真是令人沮喪,因為還有十幾天才到聖誕。就在沉思的時候,老婆不經意的走來打斷:「還記得這周末有朋友來北京探我們嗎?我們大概也要準備一下。」


「誰會選擇在這樣灰灰濛濛的天氣到北京來?唉……」明顯地,我心中莫名奇妙的納悶揮之不去。然後站到窗前,望着外面「東長安街」的風景。碎碎粉粉的小雪花從天上徐徐落下,風一吹,它們有的被吹散,又有的會團在一起。站在窗內的我不用貼身地感受刺骨的寒風,但外邊零下的溫度仍可接觸到我的鼻尖。雖然明白北平的嚴冬不容小覷,但是當我知道我們家的好友——佐敦先生,一家三口會遠道前來探訪,着實為內心增添不少溫暖。


眨眼之間,就到了星期六。我們兩家人,六口子,包了一整天的「倫敦的士」出租車,走了好幾個重要的景點,例如有鳥巢、水立方、故官博物院、天安門廣場、前門大街等等。這一天依然沒有放晴,只是雨雪的天氣暫緩了日間的溫度稍微攀升至攝氏兩三度。


到了晚上,我們一盡地主之誼,在家裏預備了全北京最地道的「家宴」——外送的北京「海底撈」。我首先在中午於網上預訂湯底跟各種的食材,選定送餐的時間,之後就是既耐心又雀躍的等待。送餐服務員果然準時來到我們家,幫我們「set枱」打邊爐,連所有火鍋餐具也一應俱全。這晚我選了沙嗲併四川麻辣鴛鴦鍋,再配上自備的內蒙馬奶酒和北京紅星二鍋頭。在撲鼻的麻辣香味下,一切源於冬季的煩惱也一掃而空。


席上,佐敦先生不斷的問,我們是到底怎樣應付這次搬家的壯舉?他始終認為我們是不可能做到的,尤其是陳小公主在這刻才不過是十個月大;而她現時所用的所有物資,都是家鄉(香港)貨。我立即拉着佐敦先生到我家廚房內的儲物室門前,叫他打開門看一看,皆因一切秘密都在裏面。


他在打開門的一剎,幾乎把口中的肥牛也吐了出來。因為他看到儲物室內竟然放着十六個還未開封的大紙皮箱!這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要帶着一個不夠一歲大的小公主由香港搬到北京,又豈只是這些紙箱那麼簡單而已?

 

-----------------

作者:陳麒尹醫生:香港大學心臟科名譽助理教授,陳醫生在2003年於港大醫學院畢業,繼而加入公立醫院內科部,接受內科及心臟科培訓。二零一零年考取專科資格後,便全面投身導管介入治療及通波仔的工作,並且成為24小時緊急通波仔團隊的骨幹成員。此外,陳醫生亦有志於治療有心臟毛病的高危孕婦與及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