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獨家】陳麒尹醫生—遇上風濕了的心臟

February 14, 2018

「老陈,怎么啦,患感冒了。吖唷,周末你跑那去喇?」海波關心著。我一邊抹著鼻水,一邊無氣無力的回答說:「其實沒去甚麼地方,咱們一家想去看紅葉,看了旅遊指南就去了香山走了一趟。」「谁告诉你去香山的,本地人都不去的地方,你去了就吃苦了,是吗?」徐主任拍著我的肩膊說。「苦的厲害。這人比紅葉多上了幾倍。而且要等那索道上山下山,人都怕要瘋了。最重要的是沒想到北京到了深秋後,五點不到就太陽下山。然後刮起風來,冷得要命。坐索道下山時真的在發抖,到晚上就不行了。」


海波搖著頭,嘆息著說:「你吃过药没有?」「吃過Panadol了,還喝了薑母茶。」「你们香港人呀,很难去习惯北京的冷天气。等全市供暖以後,天气会更冷,而且也有机会下雪了。老陈,你今天还是别上台了,回家休息一下吧。」徐主任下達了最高指示,然後就一閃身消失於導管室內。


海波見到我悶悶不樂,於是就幫我想辦法了。「老陈,那我带你去别的科室看一下,开开眼界吧!阜外有15个导管室,无数个病房,还有深切治疗部。现在我们正在盖新楼,还差几年就能投入服务。」我們邊走邊說。


北京阜外醫院建於1956年,是國家三級甲等的心血管病專科醫院,在國內多年來也是排名第一。不少病患從全國不同的地方來醫病,其中以來自內蒙古、河北及東北三省一帶的居民為最多。所以,醫院裏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是行李,到處都是這麼的人聲鼎沸。更甚的是,不論住院的也好,探病的也好,總是帶著送禮的物品。這些物品不是雞精,也不是燕窩,更不是蟲草飲品。在這裏,最常見的是水果,不過是一籮一籮的。我也見過新鮮的內蒙酸奶,超過80支。最誇張的,莫過於是有農民帶來了幾頭鷄鴨(注意:是活生生的),與及新鮮的鷄蛋。天啊,這眼界確是大開了!


走著走著,到了超聲波診斷部,前路就被一大群家屬堵住了。他們真的是為了堵住某人的去路而一湧而上的。那某人我不認識,不過海波卻有點眉頭深鎖。就這樣,我們不發一言的站在一旁。我真有努力地嘗試過去聽清楚他們在討論甚麼,但是對不起大家,他們的地方口音太重,除了聽到有把哭泣的女聲以外,就是數把煩躁不安、情緒不穩的大漢聲音。然而,偶爾會有把較清晰的聲音夾著其中。


「她患的是心脏……风湿病……,情况不……乐观……」我只聽到斷斷續續的片語。「小孩,那小孩怎办?……什么的风湿病呀……」喧鬧中不停的重複著。接著又是哭聲。「老陈,撤吧,甭管了。」「其實發生了甚麼事呀?我跟不上。」「老陈,那个孕妇应该是患上了风湿性心脏病,可能是瓣膜出了问题。在香港不常见吧?」海波弄著腳趾說。「對,真的不太常見。而且同時發生在孕婦身上的話,我沒有碰過。幸運不幸運?」我也望住我的腳趾頭說。我們兩個都是穿著拖鞋離開導管室的。「走呗,老陈,回家休息休息。明天才算吧!」


的確,醫生也有clueless的時候。天下間最叻的醫生,也不過是人,更不會對所有臨床問題都會有即時的應對方案。有時,也會希望回家休息後,所有棘手的病人都會瞬即好番。


但,這是絕對的奢想。不去處理的問題,只會養成更有問題的問題而已。

 

 

-----------------

作者:陳麒尹醫生:香港大學心臟科名譽助理教授,陳醫生在2003年於港大醫學院畢業,繼而加入公立醫院內科部,接受內科及心臟科培訓。二零一零年考取專科資格後,便全面投身導管介入治療及通波仔的工作,並且成為24小時緊急通波仔團隊的骨幹成員。此外,陳醫生亦有志於治療有心臟毛病的高危孕婦與及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