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獨家】陳麒尹醫生—舌尖上的京八件(下)

February 12, 2018


上一回,我說到了首四款「京八件」。不知道大家覺得滋味如何呢?其實,北京是一座很大、很大的城市,充滿活力之餘亦五光十色。我在這短短的數月裏,只能以阜外醫院為出發點去感受北京的風味。「拖鞋師傅」是崗位上的好領導,但崗位以外的事,就要靠這位好兄弟——海波。以下的四款「京八件」,都是與他一起經歷的。


五.北京地鐵
「老陈,每天早上七点半到医院困难吗?你从东方广场怎么过来?」「我打車過來的,公寓可以叫車。」忽然間,海波煞有介事的拉我到較靜的一邊跟我說:「老陈呀,老实点告诉你,现在跟你同期一齐培训的兄弟们都是很吃苦的。你要是跟他们打交道,还是踏实点好。」「明白的。」
所以,打從第二個星期開始,我便乘搭地鐵一號線由王府井出發,再轉二號線往阜成門。坦白説,我覺得這一程很辛苦。那車廂本已是嚴重地擁擠,再配合那種人、煙、酒的混合味道,是很難唞過氣來的。有時,車廂內還有農民從近郊帶進來的農作物。若不是我真的想貼地一點去了解北京民情的話,也未必能捱到在京的最後一天堅持坐地鐵上班。

 
六.海底撈
若果要從舌尖上去欣賞我們的首都的話,這火鍋名店一定榜上有名。其實在京城裏,火鍋店數之不盡,有的如老店「東來順」,有些就強調自己是「港式火鍋」,等等。可是,海波就只鍾情於西單北大街的「海底撈」,他認為那裏的服務是特別的稱心,而且食材上也甚少碰到「假肉」、「假酒」。什麼?假肉?
海波雖然不是土生土長的「皇城腳下的人」,但是他在阜外已經有七、八年的光景了,那裏的食品安全他也會略知一二。果然,有一次我試了另一家推出「秒殺特惠」的火鍋店就「中招」了。那個晚上的牛肉特別的紅,熟了後是一致地暗灰,而整窩湯面都是雞蛋黃色的濃泡。我告訴了海波。「老陈呀,这个年代呀,确实是什麽事情都可以弄假的,对不对呀?」「那還有些什麼是真的?」「兄弟情吖!干了!」

 

七.白酒
「好,向我们的老陈,我们尊敬的香港同胞,干杯!」酒過三巡的海波繼續不停地要我們兄弟跟他一起飲。我們兄弟班,包括內蒙的老高、湖北的老康和北大的老馬。他們都非常飲得,只有我從來沒有飲過中國白酒。然而,我亦從不抗拒。
有些事,沒有酒是談不上;有些人,沒有酒是合不來。感情、機會、大計也好,都是一杯又一杯的飲出來的。我什麼酒都敢喝,如茅台、五糧液、二鍋頭、悶倒驢、蒙古王、馬奶酒等等。這些酒,不管是清香型或醇香型,酒精含量都是50度以上的。你們一定會問,我飲醉過嗎?「千杯酒已喝下去,都不醉……」


八. 烤鴨
「你想不醉,那就先吃点东西。愈油的愈好,阻慢酒精的吸收。」海波邊飲邊食,又邊飲邊講,再說:「那老陈你一家人到北京以後,吃过烤鸭没有?没去过的话我介绍你!」「不用了,不用了,我老婆已經有了計劃。」 
這計劃就是去嘗遍各處的烤鴨。我們由全聚德開始,然後是羲和雅居,繼而是大董,接下來是北京小王府,還有便宜坊,不少得長安一號,最後是1949全鴨季。基本上我們一家已經變成了烤鴨達人。達人認為,最理想的烤鴨,是要皮脆帶油香,鴨肉就要保持鮮嫩,最好仍有少量帶果香的肉汁。當然,還要配上合適的醬料和荷葉餅,才能算是上乘。
 
最後順帶一提,北京確是一個多元化的地方,真的集古今中外於一城,所以還有更多可增見聞的地方,往後有機會再分享吧!
 

 

-----------------

作者:陳麒尹醫生:香港大學心臟科名譽助理教授,陳醫生在2003年於港大醫學院畢業,繼而加入公立醫院內科部,接受內科及心臟科培訓。二零一零年考取專科資格後,便全面投身導管介入治療及通波仔的工作,並且成為24小時緊急通波仔團隊的骨幹成員。此外,陳醫生亦有志於治療有心臟毛病的高危孕婦與及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成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