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獨家】李臻—超超大B的迷思

December 17, 2017

生長在競爭激烈的大都市,有時會把人逼進牛角尖。可能這幾年升讀小一的戰況實在太慘烈,所以連「贏在射精前」這類既荒謬又可悲的說話也能引起熱議。大B在其他因素平等下,於幼稚園面試時確是有些優勢,但經過三至四年幼稚園教育,大B和細B的差距已大幅收窄。大B未必在小一面試比細B優勝。不過優勢就是優勢,哪怕只有一丁點。所以年尾出生的細B家長,部分寧願選擇遲一年入學,做個「超大B」。

 

10月至12月出生的細B,在現今制度下遲一年入學當超大B也無可厚非,起碼小一入學時還未夠七歲,可保著適齡學童那10分。但可能坊間有不少超大B成功入讀名校的例子,這股細B變超大B的風氣近來已漫延至原本不是細B的年齡層。就算是年中出生的「中B」,也有父母為了考學校的優勢,而選擇多讀一年幼稚園,變身成為「超超大B」,最近更聽聞連四月出生的孩子也考慮重讀幼稚園高班,才去接受考小學的洗禮,寧願放棄自行收生那10分。這也可能考慮到2019/20的小一人數,會出現所謂「懸崖式」的下跌有關。

 

當然父母有權根據自己對孩子的評估,作出選報學校的部署。但中B變身超超大B前,真的要好好想清楚要付出的機會成本。一心考直資私校,放棄適齡的10分還可算是策略性犧牲,但浪費的那整整一年光陰呢?一整年的時間、栽培的資源和學費,去換取一個「機會」,究竟是否值得呢?真是個十分大的問號。個人就認為並不值得。而且如果愈來愈多學校又真的樂意取錄這類超超大B,會否變相助長了這股「幼稚園重讀」風氣漫延呢?又會否衍生更多其他問題呢?這可能也值得學校、家長和當局觀察及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