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愛玩才會學系列5】 香港玩具協會主席張綺媚: 小玩具蘊藏大意義

December 10, 2017

 

 

「我們家族從事玩具行業超過40年,但由0至5歲的小朋友,他們的玩樂模式從來沒有改變過。」香港玩具協會主席張綺媚(Emily)如是說。自小出入爸爸白手興家的玩具廠,Emily以專家的眼光解讀玩具,比任何人都來得通透兼具睿智。

 

撰文:楊可悠

攝影:Joyce

 

Emily所指的孩子不變的玩樂模式(Play Pattern),是煮飯仔、幫芭比換衣裳及角色扮演(Role Play)的玩具。這是兩歲幼兒認知發展的重要一步,他們正處於虛擬世界模仿大人生活,並由最初自娛發展至設立互動對象;而真正能啟發幼兒創意的則是積木,除可直觀其建築構思,更可發展空間認知和邏輯能力。「很多人以為孩子玩公仔、玩積木很花時間很無謂,但其實每一件小玩具,都有它背後的大意義。」

 

發掘玩樂價值

 

可惜家長們為孩子買下玩具回家,通常沒有時間陪他們玩,更沒有慧根去開發當中的玩樂價值(Play Value)。Emily說起女兒到美國旅行時,見到不少公仔衫會配襯同款童裝售賣,但偏偏不連公仔一併發售,由此引發她在童裝系列推出陪伴熊衣裳副綫,繼而推出Bon Bear。她解釋:「外國孩子每人都擁有一隻陪伴公仔,我們也想藉由陪伴熊倡議,玩具不止是一件玩具,只要家長從旁引導,也可以教育孩子的責任感和德育發展。」例如當孩子縫合好新的Bon Bear並填充棉花,代表從此賦予它生命;幫它寫下出生日期和名字,就恍如建立起承諾,要時時為陪伴熊裝扮並照顧它,與它分享開心事或難過事。「我們想通過過程來訓練小朋友,寓教於娛樂,寓玩於學習。」然而她也強調家長教育更為重要,「玩具只是一個工具,家長怎樣運用這個工具,包含了很多家庭教育在裏面。」

 

遊樂場建社交

 

除了在家玩,去遊樂場也是對孩子另一種技能的提升。Emily以大型室內兒童遊樂場E Cube Club為例,「這個平台包含了Entertainment(娛樂)、Education(教育)與Exchange(交流)元素,呼應了現時政府推行的STEM教育,毋須死記硬背去學習,因為不同的活動也可以訓練出孩子不同的能力。」來到遊樂場的孩子,最愛留連放電項目諸如波波池、瀡滑梯、跳彈床等,當中更有不少群體合作的活動,「小朋友很簡單,只要在場內認識了新朋友並熟絡起來,就會在接下來的互動過程中,訓練出社交技巧。」

 

美好的童年回憶,與此同時也在玩具中堆疊起來。在E Cube Club內見到不少家長與孩子以碩大的積木建構房子,然後把煮飯的小玩意搬進屋裏玩;有些父母更會幫忙鋪地板、建門窗。「遊樂場的氣氛能讓父母與孩子擁有更優質的親子時間,因為留在家裏隨時被一個電話或一項家務打斷;但是來到遊樂場,父母會心無旁鶩,把全部時間與心機送給孩子。」Emily更謂由此意外地發現:「一些看似簡單的玩具,原來可以在遊樂場彰顯出玩具以外的親子價值。」

 

(圖)Emily女兒手持的就是Bon Bear,她在小熊的設計過程中也給出不少孩童眼中的「專業」意見。

(圖)兩個女兒就讀國際學校,Emily謂外國教育並非直接給出答案,而是鼓勵孩子循正確的方向與思維出發自行尋求答案。

(圖)遊樂場中經常見到父母與孩子一起建構積木房子,而當中最珍貴的是優質的親子時間。

(圖)遊樂場的另一重意義,是將不相識的孩子connect起來,建立他們的社交技巧。

(圖)E Cube Club場內的波波池採用自家生產的抗菌塑膠球,同場更使用「尚芳」空氣殺菌產品防止病菌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