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愛玩才會學系列3】LEGO達人余修賢: 玩樂啟發孩童創意

December 10, 2017

 

LEGO多年來瘋魔大人細路,甫踏進余修賢(Kenneth)的辦公室,看到不同系列、配件的LEGO齊整排列,種類齊全,讓人雙眼放光。80後的Kenneth笑言:「長大後才真正接觸LEGO,那時正推出Marvel別注系列,之後便愈買愈多,整間屋也是。後來才發現原來LEGO可以幫助訓練,無論帶領者或參加者也能感受快樂。」

 

採訪:鄧明儀

撰文:Dale

攝影:Joyce

 

從小在屋邨長大,Kenneth自言讀書成績麻麻,中五後不能在原校升讀,轉到一間Band 5中學,升大學可謂全靠「玩」出來。「那時入讀大學並不是因為成績,因為我很清晰自己喜歡搞活動、做學生會,亦有幫學會做服務擔任過會長。由於參與了很多活動,最後獲校長推薦,入讀香港大學的社會工作學士。」

 

大學的三年生活,Kenneth形容基本上是玩到盡。「我做過社工學會的主席,大學搞Hall、上莊會死多兩錢重!我很清楚自己為何能入大學,一定不是因為成績,所以怎樣勤力也不會讀到一級榮譽畢業;就算讀到進入社會也沒有特長,所以當時的定位首要非讀書,反而是多見識,借香港大學作為平台拓闊人脈,認識前輩、外國朋友、社福界人士等等。」

 

啟導生涯規劃

 

畢業後,Kenneth曾在學校擔任社工,負責就業輔導,以及在青年中心工作,至2010年全身投入其創辦的SENSE Training House。他透過LEGO Serious Play(LSP)工具,幫助學生做「生涯規劃」,將抽象化作具體。「LSP是啟導性工具,不會教人如何輔導,而是讓你順著流程就可以做出模型。而且在砌的同時兼具信念:人不只用腦來玩,手也可幫助腦袋發揮更大的思考,透過摸的過程慢慢探索出來。曾經有位同學仔志願是成為飛機師,本身英文很差,但他會砌出代表『英文』的模型與及代表未來(做飛機師理想)的模型,兩者之間有所聯繫;雖然成功與否是另一回事,但至少他知道要堅持及學好英文,總好過由老師逼他。」

 

他有時亦需要接觸有語言障礙、社交障礙之類的SEN(特殊教育需要)學生,「他們不擅長用言語表達自己,所以要透過LEGO說故事,慢慢教導他們組織表達事情,例如讓他們嘗試用四格漫畫說故事,也可以邊砌LEGO邊寫對白或配樂等。當中有些專注力不足的學生,相比寫字他們更喜歡砌LEGO,由於有興趣參與,我們便能從中作出有效的引導。」

 

提升創作能力

 

Kenneth指出,透過LEGO也可以啟發孩童的創意,「我們會叫同學砌雪車,砌出基本結構後就會要求他嘗試提升功能,而且每次構思都不能重覆。可能講完20至30個,所有熟悉的意念就用完,小朋友這時便會開始天馬行空,有很多瘋狂的想法……這是其中一個方向,讓他們知道如何產生不同想法,作出創新與突破。」

 

與此同時,LEGO也是一件進行親子活動的好工具。他解釋:「年紀小的孩子可以玩DUPLO,辨認顏色、形狀,甚至透過角色公仔來說故事;小學、高小程度則可以當派對遊戲玩,可以自製角色卡、工具卡,然後把兩者串連成故事,天馬行空地創作。」他認為所有基礎都應以Fun行先,如果沒有興趣、沒有快樂元素,又怎會有動力繼續下去呢?

 

(圖)對於未來,Kenneth透露希望可以爭取政府資助,讓學校可以免費或優惠價錢買入LEGO工具,又或者向老師提供訓練,掌握基本使用LEGO幫助學生的技巧。(SENSE Training House Facebook圖片)

(圖)LEGO Serious Play(LSP)屬啟導性工具,有助學生砌出生涯劃規圖,把模糊形象具體化。(受訪者提供)

(圖)Kenneth建議可以讓小朋友任意砌Lego,有助發展其創意。(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