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愛玩才會學系列2】本土藝術家譚卓文: 教小朋友玩過界

December 10, 2017

 

早前網上瘋傳疑似家長代筆參加填色比賽的作品,惹來質疑此舉窒礙小朋友發揮創意。本土藝術家譚卓文在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取得(純藝術)文學士,從事繪畫及藝術工作,明言歡迎大人參加他的工作坊,「看到北歐或外國其他地方的家長會親手製作玩具給孩子,例如做一隻木馬讓小朋友騎,我希望香港家長也會這樣做。」

 

撰文:Dale

攝影:Joyce

 

自小熱愛繪畫的譚卓文,曾經懷疑自己是否患上讀寫障礙,因為他的腦海裏全是公仔。中學畢業後他經歷過早上工作、晚上讀書的生活,「工作找不到滿足感,便透過夜校來學習自己喜歡的東西,因為是自己的興趣,所以不覺得辛苦。」他在修讀文學士時,更發覺與以前香港的學習模式迥異:「香港的模式會設定了A餐、B餐、C餐,但修讀純藝術並沒有預設A至E餐,而是由學生找尋,這過程似修行式的自我改造,將你識的所有東西全部打散,然後再散件組合,最後成為你自己的東西。在香港只要想着科目合格、合格,最後就等於畢業、證書;而外國則不是,例如老師分享了一條寫論文的秘訣,想不到寫甚麼,就把直覺寫出來,沒有特定的方向或規限。藝術應該很自由,但制度令到大家一定要合格,容易讓人覺得合格比創作空間重要。」

 

別定義美醜

 

投身社會工作10年左右,譚卓文開始作新嘗試。最初在2006年起,利用文字、繪畫、攝影及陶藝等形式,分別於香港、東京等地參加展覽,同時也與其他商業機構合作,直至有一日萌生改變現狀的衝動,終於在2012年成立公司。他笑言:「如今工作模式叫做維持到生活,仍未覺得自己揀錯。有時會開班教小朋友做紙糊,有時又會接商業插圖、畫畫工作。

 

譚卓文目前在創作室、學校均有開班。「學生下課後參加課外活動,由於不需要計分,所以玩得很開心,有時甚至邊做邊哼唱,其他人又會跟住唱。我教授基礎技巧,學生之後再做猩猩、老虎便要靠自己擰手腳,讓他們自己發揮。切記不要打擊他們,亦不能叫他們每隻也做得一樣!我有時也會鼓勵學習了一年的學生幫忙指導低年級學生,因為小朋友之間較易溝通。」

 

試過有一次教學生畫人像,其家長批評好醜,他連忙糾正:「好靚啊,他成功把同學的特徵描畫出來,連其他同學亦認得出被畫的同學仔,那為何是醜?」他續指:「很多時候是大人將自己界定的美醜定義灌輸給小朋友。(例如填色不可以塗出界?)又是大人的想法!其實填色絕對可以塗出界。我的媽媽從來沒有指出我的作品靚或不靚,我們自小便有『唔出聲就叫讚咗』的想法。」

 

別過份幫助

 

最近譚卓文還遇上一位特別的嫲嫲,來學習手作金魚燈籠送給一對孫子。「今年多了不少家長來學做燈籠送給子女,足見社會的進步!只是教小朋友,有家長會認為完成的作品沒多大價值;但若然由媽媽做出來,小朋友會很珍惜,層次是有分別的。我教家長用的材料並不複雜,其實三歲至六歲的孩子,做手工比畫畫好,家長只要適當地輔助,準備材料讓小朋友上色、拼貼、拼色,便可以了。」譚卓文更說,小朋友把眼貼在背部,家長不必強硬阻止,反而要問他「為甚麼」,也是讓兒童思考與學習的過程

 

(圖)譚卓文笑言就算只教授了基本技巧,學生只要「喜歡」自然能砌出來,例如由「冇手冇腳」的公仔至一年後已可弄出個子高的長頸鹿。(受訪者Facebook)

(圖)卓文教授的燈籠工作坊,吸引不少大人小童報名參加。(受訪者Facebook)

(圖)卓文不斷構思新的工作坊,並思考如何把做法簡化,好讓大家更易入門。(受訪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