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f 1
1
of 1

【獨家】陳麒尹醫生—真的生B了

December 5, 2017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試過,在半夜熟睡中忽然被叫醒呢?我相信一定會試過。情形大概是枕邊人突然噩夢驚醒,又或者是囝囝囡囡要上廁所。感覺如何?一定不好受,絕對有「夢遊」般的滋味。可是我們當醫生的,留在醫院值班時,每當深宵萬籟俱寂之際,一個電話來到就要立即「回魂」,繼而要「回答」對方(有時候是姑娘、有時候是實習醫生、有時候竟然是call錯)的各種各樣難題。不過久而久之,很自然的有些對答都未必全部來自大腦皮層,即是沒有想清楚便回答了。一言蔽之,就是條件反射!

 

例如,在一個很平凡的晚上,享用過某酒店扒房的晚餐後,我們倆便滿足的回家睡覺,打算第二天早上到醫院覆診,同產科醫生商討是否要要採取催生方案的事宜。到了凌晨三點左右,太太拍醒我,告訴我她有點肚子痛。還未回魂的我隨意的詢問過後,知道並沒有「穿水見紅」,又沒有肚痾,便又呼呼入睡了(都是酒精惹的禍)。自我感覺,好像什麼也沒有說過。

 

然後不知過了多久,我又被拍醒了。太太說她的肚子仍然很不舒服,渾身不對勁,而且睡不著。她還說好像有點氣促,要在床上坐直少少才能紓緩。我不敢去看床頭的鐘,怕看過以後便很難再入睡。我半眯著眼坐了起來,又本能的去摸摸、拍拍太太的大肚子,然後說:「好像沒有什麼特別啊!不如試著聽點純音樂,有助嘗試入眠,好嗎?」孕太太只好乖乖的聽從「醫生建議」,又試著去休息。而我,則已經在打鼻鼾了(都是酒精的罪過)。

 

又再不知道是過了多久,我又被推醒了。今次,我知道是近六點了。太太禁不住說:「我的肚痛得愈來愈密,又愈來愈有規律,點算好?」「有冇穿水見紅?」「沒有……雖然如此,但陳醫生,這樣算是陣痛嗎?你究竟肯不肯定?會不會miss diagnosis?」然而,我絕對是在條件反射下回應說:「其實我冇經驗,不如等今早一齊問產科醫生的意見。就算是作動的陣痛,再等多兩、三個小時就可以看醫生了!現在再不睡,生完BB更沒有時間睡了……」這個回答,竟成為了日後我經常被訕笑的「佳句」。

 

早上九時,我們準時去到跑馬地醫院。由姑娘先做簡單檢查,然後我們一齊見醫生。太太將全部實情說出,醫生隨即說:「這該是陣痛了,還有其他可能性嗎?現在安排你上產房上藥催生。應該是今天了,恭喜你們!」太太給了我一個眼色,我立時知道自己昨晚太過自信、自私和「條件反射」了。原來這樣,是會闖禍的!

 

然而,將一切拋諸腦後,現在要面對的,是真、的、生、B、了!

 

-----------------

作者:陳麒尹醫生:香港大學心臟科名譽助理教授,陳醫生在2003年於港大醫學院畢業,繼而加入公立醫院內科部,接受內科及心臟科培訓。二零一零年考取專科資格後,便全面投身導管介入治療及通波仔的工作,並且成為24小時緊急通波仔團隊的骨幹成員。此外,陳醫生亦有志於治療有心臟毛病的高危孕婦與及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成年人。